中華民國(臺灣)歐洲研究協會

European Community Studies Association Taiwan (ECSA-Taiwan)

歐洲短評

經濟前景黯淡的德國#歐洲病夫?

鍾志明(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)

    自19世紀以來,凡陷入經濟困頓、社會動亂或政治紛擾的歐洲國家,不時會被貼上「歐洲病夫」(Sick man of Europe)的標籤,但類比用語如「東亞/亞洲病夫」則被認為帶有種族歧視意味。2020年2月3日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刊登學者所撰寫「中國才是真正的亞洲病夫」(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)一文,評論中國對新冠疫情的處置及其對經濟與金融市場的影響,兩週後北京將報社派駐中國的三名記者驅逐出境。

    起初,「歐洲病夫」是指鄂圖曼帝國的衰落,20世紀以降,歐洲工業大國幾乎都曾被冠上這標籤:如1917年腐敗無能的俄羅斯帝國,1950年代工業亟待振衰起敝的法國,1960到1970年代大不列顛經濟停滯、得了「英國病」,1990年代後期統一利空出盡、就業市場僵化的德國,千禧年後陷入政治性結構困境的義大利以及脫歐的英國等,大多正經歷高通膨、產業動盪、勞資糾紛、高失業率、經濟發展遲緩或政治弊端叢生的時期。

    今年夏天,「歐洲病夫」的說法再度流行起來,這次的苦主又是德國。

    不少媒體報導德國面臨大企業出走與工業外流的危機,一向自豪的傳統工業正在衰落,創新技術領域卻未跟上腳步。例如在台也設有分公司和工廠的化工巨擘巴斯夫集團(BASF),過去百年來參與德國工業崛起、共同擦亮「德國製造」這塊招牌,在今年初宣布將撙節成本,展開組織瘦身的改造,關閉位於德國總公司的化肥廠及境內部分設施,全球裁員2600人,其中近2/3的員額都在德國。

    巴斯夫一方面縮減在德國境內的營運和生產規模,另一方面則計畫在中國廣東湛江投入100億歐元,建廠生產工程塑料化合物,以提供汽車業和電子業使用。該公司去年單在德國本地就虧損1.3億歐元,究其本土市場獲利能力無法達到應有水準,天然氣的供應及價格是重要原因。

   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能源危機,造成通貨膨脹和利率攀升。德國經濟部於2022年10月發布報告指出,能源價格上漲抑制工業生產,預測德國於2023年將邁入經濟衰退。果然,從去年第4季以來德國「不負所望」陷入萎縮,工業產值持續下降,廠商的業務和出口預期低迷。為引入活水、提振經濟,德國政府也端出許多措施,例如進一步放寬移民法規,為外國技術人才在德國工作和定居,排除繁複的官僚障礙;財經部門也加快審核與補助投資案件,以盡速使投產的經濟效益可促進經濟轉型與再生。

    在歐盟方面,因疫情期間深受晶片短缺影響,2022年2月執委會提出《歐洲晶片法案》(European Chips Act),計劃提供430億歐元的公共和民間投資,強化布局供應鏈在地化,擬在2030年將歐盟在全球晶片生產的比例從9%提升到20%,增強歐洲在半導體技術和應用方面的競爭力,法案已於今年7月完成立法。

    德國政府準備高額補貼台積電和英特爾赴德投資設立晶圓廠,預計不出幾年便能增加產能與供給。然而,就企業角度來看,尚待克服的挑戰還一籮筐,包括控管生產與營運成本、適應當地法規與官僚文化、公司治理磨合等,以及—不僅德國—全歐洲半導體產業所需專業技術人力不足的難題。

    德國聯邦統計局於年中公布2022年德國人口增加了1.3%,總數達到8440萬,創歷史新高。不過,德國自家人卻因「生不如死」,反而減少了30.9萬人;換句話說,增加的人數全部來自外國人。根據聯邦行政管理局今年8月1日數據顯示,自去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後,共有108萬烏克蘭人赴德避難,18到63歲的成人接近6成。難民在生活及語言上融入德國社會需要時間,無法為勞動市場貢獻太多,更何況是高科技的半導體產業。

    8年前梅克爾收容來自敘利亞的百萬難民,再加上來自非歐盟國家的外國人移入,讓排外勢力越發擴張。德國另類選擇黨(AfD)靠反歐元起家,如今更高舉反移民大旗和「為德國挺身而出」(Mut zu Deutschland; Courage to stand up for Germany)的口號,在地方選舉中屢傳捷報。7月一項民調顯示,另類選擇黨以22%的支持率衝上全國第二,僅次於中間偏右的基督教民主黨,卻一舉輾壓聯合政府的三個政黨。目前評估明年歐洲議會選舉中,右翼和疑歐政黨將大舉收割對現狀不滿的選票,另類選擇黨也可望從現在的9席增加到15個席次。如何因應民粹或極端右派聲勢不斷高漲,是歐洲各國普遍的棘手難題。

    病夫的標籤雖不光彩,但它是個警訊,提醒國家須進行有魄力的改革。聯邦副總理兼經濟部長哈貝克(Robert Habeck)便指出,過往政府施政讓德國變得依賴及易於受能源供應來源脅迫,現在的聯合政府已改弦更張,加緊投資氣候中和基礎設施以及進行經濟結構調整,俾維持國際競爭力。從目前德國的病徵來看,的確需要政府更多積極作為,以擺脫景氣下行的困境,走出「歐洲病夫」的陰影。